给赣医的兄弟姐妹—赣医毕业的师兄写的

发布时间:2010-11-26作者: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

  偶然间在百度贴吧里找到了母校的帖子,看到这么多赣医的兄弟姐妹里在这里发言,感到非常的亲切。毕业这么多年,一直想寻找一些母校的只言片语,来慰藉一下对母校的思念,今天看到这么多发言,也算是知足了。那时候,多么希望同学之间有一个互相交流的网络平台,可以到毕业的时候还没有找到。
    作为一个毕业多年的赣医人,我很想把自己这些年对赣医的心路历程写出来,在这里和大家分享、交流一下,看是否与大家的想法略微能引起一些共鸣。总结这些年,对赣医,我经历了不屑、平和、留恋这三个阶段。
    查到自己被赣医录取的那一刹那,我的泪立即出来了。当时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,我要复读。当年我分数比重点大学高出好多分,一心想上一个名牌大学,整个暑假都是在愉悦和自信中度过的,因为那时候通讯不方便,还没有手机、电话和互联网,报考志愿撞车,落榜了以后班主任才千方百计找到我,通知我被赣医调剂过去了。心高气傲的我从来都看不起本省的学校,一直觉得昌大都是垃圾。从珠穆朗玛峰一下跌落到了海平面,那感觉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暑假,我一个人来学校取档案,想回去复读,结果根本没取到。那时候我们的档案录取了就被学校取走了,不报到的话档案不退回,是不能复读的。在这期间,经历的过程就不多说了。
    来到赣医,发现好多人的想法和我差不多,基本上没几个是真心想上赣医的。满肚子的怨气,都在平时生活中无处发泄。那时候学校的状况,大家看看原来那个校门就知道了。学校小、破,学术地位等更无从谈起,在与同学比起来,觉得自己矮了很多截。这些我也就不多说了,大家现在有的想法,我们那时候全都有,造谣说赣医是培养乡村医生的摇篮,说学校是全国最小的学校等等。
    整个前几年,都是在不屑中度过的。而且这种不屑的观点,又在各处得到印证,包括与其他学校的对比,包括外面的,甚至于附属医院的老师的印证。总之,前面的日子,对赣医的感觉,是灰暗的。那时候,我们也一样,到处宣泄我们对学校的不满。
    由不屑转为平和,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,有些人能转变,有些人没有转变。我们班上当时有读了一年多的,回去高考,考到别的学校走了。再大的意见,也有发泄完的时候,慢慢的,大部分人都习惯了,包括我。
    逐渐的,我们开始实习了,我们的心态逐渐开始平和,赣医同学之间的差距,在逐渐拉大。有大学几年基本都是在混日子的,我们班每学期都有稳挂两科的高手,也有雷氏奖学金的得主,这就意味着,有些人可能不能获得毕业证,有些人将可能成为将来的研究生、甚至是博士生。差距,让我们恐惧,让我们淡忘了这些不屑,让我们对赣医的感觉变得平和。而对于外校的同学,我们的差距似乎在缩小,高中班上的某某某,成绩好又走运,进了名校,结果作弊被开除的,高中班上的某某某,挂科太多没有学位证的等等,这让我们一直低着的头稍稍能抬起一点来。一直都觉得我比他们差,看来现在也未必嘛。
    终于,我们的考研成绩出来了,我们也开始领取就业协议了。有成绩好的,上了交大,上了中山,上了南方,上了复旦,有能侃的表现优秀又有门子的,进了三甲,进了政府,进了卫生局。
    一切的不屑,都随着毕业的那一刻,烟消云散,仅存的那一点不屑,也留给了自己,那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屑。同样的路,却有不同的结果。那小子,军训的时候队列站的根本没我直,现在凭什么去中山,那小子,高考时分数比我低好几十分,凭什么进三甲,不明白啊!
    终于,我们怀着平和的心态到了各自该去的地方。我发现,毕业的那一瞬间起,从来就没有听到那个同学说学校不知名、太破等坏话了,顶多也就说说当时学校的菜没有油。在同一个同学录里,大家看着各自的发言,有来自大都市的IP,有来自研究生博士生宿舍的IP,有来自边远县城的IP,还有来自乡镇医院的IP。我们凑在了一起,谈论着谁结婚了,谁又去读博了,谁升了,谁买房了,谁开好车了。
对学校,剩下的只有留恋,无尽的留恋。留恋我们在学校的生活,留恋我们的友谊,留恋我们的母校。
而留恋以外的,就是关心。说实在的,学校在促评这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进学校的网站,关注着学校的发展,关注的学校的点点滴滴,从不放弃任何一个了解学校信息的渠道。因为,我们始终都无法忘记,我们是赣医的人。虽然,现在已经有过第二母校,但是当别人问我是哪里毕业的时候,我总是迅速的回答说,我是赣南医学院毕业的。那是我的母校,她就像烙印,已经铭刻在我身上,并将陪伴我终生。
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: